穩健醫療:新國潮湧動之路

國貨潮流的興起不是偶然,就是因為有一批具備遠見和品牌意識的企業家登上了舞台。李建全作為國人純棉消費習慣的推動者,創造了專屬於穩健醫療與全棉時代的故事。


作者:本刊記者 黃靖芳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20-10-16

疫情期間,醫療行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視和提及,如果説醫院是抵禦病毒攻擊的最後一道防線,那麼醫療企業則是支撐這道防線的強力後盾。

春節期間,位於湖北黃岡的穩健醫療工廠幾乎沒有休息,生產線日夜輪轉,每天生產至少3萬隻N95口罩以及20萬隻醫用外科口罩,源源不斷地供給當地的醫院、藥房以及各種急需的場所。

穩健醫療的生產和組織能力,再一次於關鍵時刻展現。近年來,穩健醫療逐漸走出了一條獨屬於自己的發展道路,從早年的醫用輔料龍頭企業,到開闢出日用消費品品牌“全棉時代”,憑藉一朵柔軟的棉花踏上了消費升級的風口。

天時、地利、人和不是簡單的契合,是一個企業用心贏得消費者的商業故事。


面對疫情危機

2020年的開端,突如其來的新冠病毒來勢洶洶,將所有人打了個措手不及。隨着感染人數的急劇增加,各種防疫物資都出現了緊缺,尤其是口罩到了“一個難求”的嚴峻地步。

而穩健醫療黃岡工廠春節不放假的決定,是保證其後來生產能力的最重要決策之一。想起這個提前作出的決定,董事長李建全仍然印象深刻。他經歷過17年前的SARS,見證過排隊買口罩的“瘋狂”,更積累了應對這類突發公共衞生事件的經驗,也是從那時起,每到年關前,工廠都會增加一定的庫存。

今年供不應求的情況來得更早,更猛烈,“出貨特別快,庫存快沒了”。當李建全聽到來自市場前端的信息,他當即決定放棄工廠原先的假期,除了除夕當天下午的時間,要求員工都回到廠裏。那時,384個員工裏沒有一位想過離開,也沒有人提出請假。

事後證明,這樣的決定是正確的。疫情期間,穩健每天生產數十萬只口罩,這些口罩穩定地輸向了湖北的醫院。

創立29年的穩健醫療所具備的實力,奠定了其面臨突發事件時的沉穩根基。而且,穩健沒有止步於醫療板塊的成就,還在日用消費品板塊作出突破,成就了多元化的業務體系。

1991年,珠三角湧動着創業的大潮,充滿了冒險熱情的李建全南下創辦了穩健醫療。企業最初憑藉醫用敷料用品的OEM生產起家,出口歐美、日本,成為了中國名列前茅的醫用敷料出口企業。

2001年,李建全決定在OEM業務之外,打造民族自有品牌。他深知構建品牌的核心競爭力在於研發,投入了數億元資金,在四年後成功研發了“全棉水刺無紡布”技術。

2007年,穩健醫療開啓了轉型之路,將醫用產品的技術水準帶到日用消費品市場,跨出了重要的一步。“全棉時代”的品牌由此誕生。

產品品類延伸的難點在於,跳出原有的圈子環顧四周,已經是完全不一樣的市場和受眾。回顧這段經歷時,李建全稱之為自己的第二次創業。

初期,消費者對品質消費的需求不如今天強烈,定價高於普通紙巾的棉柔巾讓商超渠道很難接受,這迫使全棉時代採取了開設自營實體店的舉措。

隨着消費人羣收入發生變化,人們對產品的質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消費者終於意識到一張柔韌且可以反覆使用的棉柔巾,性價比其實比普通紙巾還高,尤其是面向嬰幼兒羣體。

電商渠道的開拓是幫助全棉時代實現逆襲的重要機會,2011年,全棉時代開始發力電商。當時面對這個全新的平台,全棉時代有着一套“固執”的準則—李建全不認同為了討好消費者要以次優的產品實現低價,所以全棉時代保持了所有產品線上線下的同價、同款,消費者權益各渠道統一的策略。

2014年,全棉時代實現了整體盈利,銷售額接近4億元。並且從2013年起,全棉時代開始參與天貓“雙11”活動,多年來都保持着母嬰榜單的領先地位。

穩健醫療和全棉時代相互成就,前者的醫療體系為全棉時代帶來了一定的背書效應,而後者則讓穩健醫療的產品品類延伸到足夠具有想象力的領域,讓品牌的勢能與日俱增。


全棉時代的生命力

從一畝普通的棉田出發,全棉時代以嚴格的質量控制將其與創新、品質、工匠精神等名詞結合到一起。

近年來,儘管有無數的入局者搶灘棉柔巾市場,但全棉時代的影響力和市場地位仍然難以撼動。2019年天貓的母嬰類銷量榜單顯示,全棉時代的成交額位列第六名。

李建全經常提及一朵棉花的故事,但全棉時代的生命力還在於更重要的東西。

近年來,人力成本低廉的東南亞國家成為產業遷移的熱門目的地,便宜的房租和勞動力讓當地興起了中國工廠搬遷的熱潮。但李建全從來沒有想過把工廠開到東南亞。

原因是他認為,當自動化技術水平提升後,基礎性的工作不再需要由人來承擔,人力成本的重要性就在逐漸下降。李建全更看重的是人身上管理能力的極致發揮,“我覺得這不是人力成本的問題,而是技術競爭的問題。既然如此,把工廠開到哪裏都一樣”。

從自動化到數據化到智能化,全棉時代將技術的提升作為最重要的事情來看待,並由此實現了成本的控制,獲得了市場競爭力。

技術能力提升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譬如如今實現了機器一體化生產的全棉時代工廠,可以實現棉柔巾包裝的自動化,中間環節減少了人手的觸碰,既降低了人力成本,還能保證生產環節的潔淨,繼而降低成本。

企業初創的道路儘管艱辛,但要不斷地適應時代的變化才是長久的命題。在走向數據化的路上,全棉時代積累了許多經驗。中國企業走向信息化是經常被談論的趨勢,數據中台是典型的集成化B端產品,簡單來説就是將企業的海量數據統一標準和口徑,形成企業的大數據資產。但要將整個公司不同部門的數據進行歸整,是一門龐大的工程。李建全回憶説,兩年前第一次嘗試數據中台的構建就遇到了失敗,幾千萬打了水漂,如今“還在燒錢”。

另一個難點是,中台不只是技術人員的專屬,而是技術和業務人員共創的產品,“由業務的人去提出邏輯關係,重要的藍圖設計由我來參與討論,否則做出來後用不順手很麻煩,這也是為什麼有些企業的中台做不下去,因為業務參與太少,那就是不適用的”。

目前,全棉時代已經實現了商品運營的數據化,並且建立起數據清晰實時的中台,確保全渠道的數據暢通。前後兩年多的大筆資金投入,李建全認為這是值得的,因為數據化最後指向的是用户思維的建立—“很多曾經暢銷的企業後來做不下去,是因為不知道消費者喜歡什麼了,現在我們希望用顧客的想法來指導新產品的開發。”

從注重生產能力到建立顧客導向,全棉時代在一步步地構建精細化的品牌生命力。


定義新國貨

早在2010年,中國的製造業份額已經佔據全球總量的19.8%,躍升為世界第一,隨着國際地位的提升,有越來越多的聲音在問:我們的國貨品牌在哪裏?

當消費者意識覺醒到一定程度,對於本土品牌的信任便會迴歸,同時,任何具有一定歷史的企業如果想要避免走向老化,就必須以創新的姿態迴歸,成為新國潮的領軍者。

國貨潮流的興起不是偶然,就是因為有一批具備遠見和品牌意識的企業家登上了舞台。李建全作為國人純棉消費習慣的推動者,創造了專屬於穩健醫療與全棉時代的故事。

棉花不同化纖,它是自然給予土地的饋贈,就算是在貧瘠的鹽鹼地和沙漠地,棉花都能找到生存的間隙。在我國,新疆憑藉豐富的日照和土地資源擁有廣闊的棉花地,全棉時代的棉花種植基地就位於這裏。10年間,新疆的棉花產量增加了78%,為地區緩解沙漠化和水土流失作出了貢獻。即將到來的秋天便是採摘棉花的季節,又一批來自中國新疆的優質棉花,將精心製作為全棉時代的紗布服裝、紗布毛巾及牀品等產品,持續地提供優質的國貨產品。

最近幾年,不管是走出亞洲的李寧,還是暢銷全球的華為,其實都通過在特定領域實現顛覆性突破成為國潮典範。國貨的崛起,説到底還是需要創新。穩健醫療深知這一點,並將創新刻在了骨子裏。

15年前,李建全帶領團隊進行技術攻關,研製出“全棉水刺無紡布”技術,全棉質地柔軟、親膚、不刺激,這項創新技術讓很多人受益。

如今藉助創業板上市的契機,穩健醫療在產品全環節生產上有了更多可以實踐創新的空間。譬如,能否參與和改變生產前期的種植技術,讓棉花具有記憶的功能?化纖產品之所以得到廣泛使用,就是因為化學產品具有記憶功能,水洗後晾乾就能恢復筆挺—如果能在純棉衣物上增添這樣的特性,那全棉的產品就會獲得更高的接納度,這也是李建全常掛在嘴邊的“無人區”。

走進“無人區”,不過是“創新”的另一種闡釋。李建全認為,技術的革新、保證原材料供應的穩定等等要素,最後指向的是企業要掌握自己的話語權,掌握走在時代前列的資本。

2018年,穩健醫療旗下另一個子品牌津樑生活創立,它將純棉背後所藴含的健康、美好生活理念拓展到了多個生活場景裏,呼應了當下新一輪生活方式升級的需求,設置了八個產品專區,涵蓋美妝、護膚、滋補和保健等領域用品。

值得一提的是,無論是口罩,還是棉柔巾,穩健醫療的每一步都有標誌性的產品,都讓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得益於李建全品牌意識的構建。李建全的品牌理念萌發得很早,他是做國際貿易出身的,畢業後便在國營的醫藥進出口公司工作。

OEM生產雖然銷量穩定,卻唯獨隱藏了品牌的價值,也是從那時候起他有了建立品牌的意識,成為其創業的動力之一。

疫情讓穩健醫療再次發光。今年1月到5月間,公司總共向社會供應防護產品包括近6億隻口罩、近650萬件防護服和手術衣。2020年9月上市的機遇,又讓其來到了新的發展起點。

李建全總結説,穩健醫療不變的價值在於引領,引領中國的醫用輔料在歐美和日本市場成為第一,重啓國貨的品牌價值;引領綠色的消費觀念,倡導棉花及其背後的綠洲圖景。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於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誌、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誌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轉8088,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