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先生李彥宏

AI是百度的一次迴歸之旅,迴歸自己的技術基因,迴歸創業的熱血時代。李彥宏的這場遠征才剛剛開始。

作者:何楨妮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20-08-27


7.jpg

提起李彥宏這個名字,首先想到的是一位技術流的互聯網大亨,但他更是一個複雜的多面體。

他創立的百度是個人電腦時代沒有爭議的入口之王,改變了整整一代中國人獲得信息的方式,也提高了人們獲得信息的效率。客觀地講,“有事問百度”深刻地嵌入了中國人的生活方式。

而商業的成功,並沒有阻擋李彥宏和百度不斷地自我革新。現如今,李彥宏帶領百度朝着人工智能新的發展階段進發。這既是李彥宏重新進入了屬於他的“熱血時代”,回到“以技術為核心”的創業原點,也是百度作為中國互聯網巨頭的再一次涅槃。

這一切都源於李彥宏心中,那幅充滿無限可能、正在展開的AI圖景。


叩擊AI大門

今天,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方興未艾,算法、大數據、5G等詞彙已為中國公眾所熟知。尤其是在這次戰“疫”中,百度第一時間發揮了其AI的戰鬥力。從AI測温、AI問診、病毒分析研究、疫情實時大數據、機器人無接觸配送再到遠程辦公等一系列智能產品和服務,幫助疫情防控更精準、更高效、更有温度,成為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戰役中不可忽視的科技力量。

8.jpg

百度與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病毒病預防控制所聯合設立“中國 CDC 應急技術中心-百度基因測序工作站”,共同推動新冠肺炎病毒基因組分析與新型疫苗研究工作


毫無疑問,以AI為代表的新一輪技術變革正在興起,這或是新時代科技革命的標誌。而李彥宏掌舵的百度在AI領域,試圖為中國拿到下一場技術革命的船票。李彥宏認為,以AI、大數據等新技術為支撐的數字經濟不僅可以推動傳統產業智能化升級,還可以創造新的就業機會,促使勞動者數字化轉型,提高就業競爭力,獲取更多的勞動收入。

AI 關乎於大多數人的未來,每個人也都是 AI 的親歷者和建設者。

然而,AI之門並不是天然就對人類敞開。作為一項源於天才創見的技術思潮,人工智能從1956年的美國達特茅斯會議首次提出“Artificial Intelligence”概念到現在,已逾60年。這期間幾經沉浮,它一度被忽視、被冷落,被認為是一個對實際應用幫助不大的技術。


9.jpg

1956年美國達特茅斯會議首次提出“Artificial Intelligence”概念。50年後,當事人重聚達特茅斯


李彥宏清楚其中的艱難。尚在美國讀書的時候,他選了一門AI的課,從此開始注意並痴迷上了AI。但他的老師卻告誡他,AI還不具備商用的價值,“那些東西不可能賺錢的”。

但一切變革,始於洞見,成於堅韌。

李彥宏對AI的判斷,不僅是技術上的判斷,更是一種戰略性技術判斷。因為他認識到AI將是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關鍵力量。

通過這個判斷,李彥宏發現,自己正面臨着一個使命。斯蒂芬·茨威格説,一個人命中的最大幸運,莫過於在他的人生中途,即在他年富力強時發現了自己生活的使命。經過深思熟慮,李彥宏便朝着這個使命義無反顧地投入其中。

知者行之始,行者知之成。早在2010年,李彥宏就開始佈局AI,百度也因此成為了中國最早深度佈局AI的先行企業,並將研發投入到機器學習、深度學習、自然語言處理等領域。


10.jpg

2000年1月,李彥宏創建了百度公司。2005年8月5日,百度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由此進入一個嶄新的發展階段


近10年來,在AI領域這條漫長且裹挾着理想主義的賽道上,擁擠着風光旖旎的獨角獸公司,也倒下了一大批雄心勃勃的追趕者。目睹了這些起起落落,但李彥宏堅信一旦迷霧消散,一個經濟和社會全面互聯網化的時代開始了,熬過寒冬的小人物們成為了新的英雄。

李彥宏對於AI的飢渴和堅定,超越了任何人的想象。僅從他對AI領域的大手筆投入,就能證明。2016年夏天,李彥宏在硅谷與斯坦福大學幾位學者聚餐,當被問到百度每年投入AI研究多少預算時,李彥宏霸氣回覆—需要多少就給多少。

作為AI先生,李彥宏除了實踐AI技術,他還是AI技術的佈道者。近10年內,李彥宏的公開話題幾乎都是關於AI,那些大夥耳熟能詳的“互聯網下一幕是人工智能”“互聯網是前菜,人工智能才是主菜”“AI思維”“AI發展三階段論”“智能經濟”等均是他提出的概念和觀點。作為全國政協委員,李彥宏在連續八年參加的“兩會”中,拿出了十三份有關AI的提案。最近三年,李彥宏發佈了40次公開演講,整理出來有14萬字,構成了中國AI發展的一部簡史。


為何一定是百度?

與PC時代的入口王者形象相比,百度在AI領域的專注更加引起好奇:從電商、遊戲到社交、通信,無數個風口過去了,百度為何只對AI情有獨鍾?

問題的答案可能與很多人的認識相反,AI對於像百度這樣的公司,其實是一種內在的訴求,也是互聯網、移動互聯網和數據大爆發自身的訴求。與其説是百度選擇了AI,不如説是AI選擇了百度。


11.jpg


1999年10月,李彥宏應邀回國參加國慶觀禮。國內經濟快速發展以及遍地高漲的創業熱情,深深觸動了李彥宏。他決定放棄硅谷搜索引擎公司Infoseek的優厚待遇,回國實現自己的中文搜索夢想,生動詮釋了一名科技工作者的愛國情懷和時代擔當。

當時,李彥宏的想法很簡單。只是因為這個技術他懂、他擅長、他喜歡,他覺得這是一個能填平了中國的“數字鴻溝”的重要技術,所以他下定決心,朝着這個方向努力。

事實上,作為一家搜索引擎公司,百度從誕生的那一天起,它就具備了成為AI先鋒的天然稟賦。搜索引擎對於用户數據的積累有着別人無法比擬的優勢,而這些數據是機器學習最肥沃的“土壤”,也是AI發動機最好的燃料。可以説,搜索引擎從存在那天起,就是一個AI產品,搜索引擎的進化史就是AI技術的奠基石。

大概在2012年10月,百度的一位高管向李彥宏演示了基於深度學習技術對於搜索的改進,在AI的加持下,搜索排序的質量得到顯著的提升。李彥宏當即寫了一封郵件,鼓勵全百度的產品經理去了解AI技術的最新趨勢。

這個時候,李彥宏就萌生了成立深度學習研究院的想法。2013年,百度建立了在歷史地位上試圖對標貝爾實驗室的百度深度學習研究院,把AI作為切入未來的突破口。

那些一度佔據硅谷高處的科技大牛紛紛響應,百度成為了AI技術信徒的朝聖地,更被譽為“中國AI黃埔軍校”。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曾發佈的一份權威報告稱,“百度催生了一個新的社羣和勞動力市場,培養了55萬名人工智能的相關人才,相當於建立了10所專門的人工智能的大學”。


12.jpg

2017年3月2日,百度牽頭承建國家首個人工智能實驗室


在2017年,李彥宏乘着自家的無人駕駛汽車去“百度AI開發者大會”引發廣泛關注。李彥宏後來也坦承,確實收到了一張罰單,並表示無人車量產不再遙遠,AI可以讓每個人都安全地回家。

AI無疑是一個正在發生的未知領域,唯有人的創造力才能去不斷征服未知,創造新的未知。在這條路上,李彥宏希望把創業時期的創業精神傳承下來,保持像小團隊一樣的活力,一樣富於創造和創新,讓百度一直流淌着創業者的激情的血液。

為此,李彥宏設置了一個獎項—“百度最高獎”,它主要獎勵在百度作出卓越貢獻的10人以下的基層員工小團隊,每個團隊可以獲得100萬美元獎勵。在百度一年一度的員工盛會Summer Party中,李彥宏會親自出席頒獎。


102.jpg

2018年的Summer Party上,李彥宏與員工擊掌


在百度的內部公開信中,李彥宏還曾袒露心聲,“從現在起,我們要鼓勵開放溝通,容忍張揚的個性……實際上那些有稜有角的人,那些説話更衝的人,那些有些個人‘臭毛病’的人,我們要讓他們在大的平台上有發揮的機會”。


珍惜AI的中國“沃土”

AI的火種燎原,已經接續了太多能量。作為中國AI的先行者,百度已經在多個維度上創新開拓,同時逐步形成自身智能生態的模樣。

2019年,國家工業信息安全發展研究中心發佈的《人工智能中國專利技術分析報告》顯示,中國人工智能領域的專利申請量呈逐年上升趨勢。而中國人工智能專利申請量排名中,百度以5712件位列第一,包攬了深度學習技術、語音識別、自然語言處理、智能駕駛等多個人工智能核心領域第一。這也是百度連續兩年蟬聯第一。

2018年,百度Apollo自動駕駛全場景車型車隊亮相長沙

李彥宏很早就意識到,要讓人工智能幫助人、服務人,而不是讓人工智能去替代人和傷害人。他認為人工智能驅動下的智能經濟將在三個層面帶來重大的變革和影響,人機交互的方式會發生重大的變革,IT的基礎設施會產生巨大的改變,產業智能化會是一個新的潮流。

農業、製造業、金融業、醫療業……許許多多的行業開始帶着智能化升級的困惑找到百度。面對這些需求,百度端出了被稱為“百度大腦”的百度AI“工程彈藥庫”,像日本動漫人物哆啦A夢一樣,幾乎無論什麼技術,只要某個產品説用得到,它就從口袋裏掏出來給你。


103.jpg

“小度在家”發佈會


正是李彥宏這種意識和堅持,當不同行業都從百度得到彈藥的時候,他們感受到了AI是一種基本生產力,感受到了AI神話般的力量。

百度的AI憑藉在中國AI研發中綜合實力第一的實力,成為研究中國AI發展的關鍵對象。而李彥宏則篤定,百度的AI實力能夠扛起“中國人工智能”大旗,實現從“中國製造”到“中國智造”的“換道超車”。

李彥宏的篤定源於三點。首先,經濟轉型升級的內在要求,中國為AI服務的實體經濟提供了廣闊的生存空間。所以李彥宏堅信,“AI從理想變為現實”是中國經濟發展所需。

其次,中國眾多的應用場景為AI企業提供了寶貴的“土壤”,億萬網民產生的海量數據為機器學習提供了豐富的“原料”,這些“稟賦”將使得中國的AI公司在技術迭代和創新上有更好的應用和實踐機會。

更重要的是,百度關注的不是某個AI產品的銷量,而是AI基礎層與技術層的佈局。李彥宏曾説:“我們的競爭對手不收購技術公司,他們只為產品和用户規模付費,不為技術付費,只有百度為技術付費。”

事實正是如此。過去10年,百度在AI領域的投入,不在乎能夠直接產生某種應用成果或者是直接售賣的產品,而投資的是底層和普適性的技術。這種技術,能夠直接賦能其他企業或開發者的產品和聚攏商業流量。

數據顯示,目前,百度大腦對外開放250多項領先AI能力,服務開發者數量超過190萬,日均調用量突破1萬億次,語音、人臉、NLP、OCR等調用量中國第一。百度飛槳累計服務150多萬開發者,與谷歌、Facebook名列中國深度學習平台市場前三。

“小度”作為百度的明星智能產品,走進社區,老少咸宜

這些成果就是百度的“AI思維”在起作用。在AI大生產階段,百度不僅是AI技術及應用創新的引領者和推動者,同時也是AI基礎設施的建設者和AI生態的搭建者。

百度的“AI思維”讓我們得到的,不僅僅是一套自主可控的代碼、一款將科幻小説變為現實的產品,而是最底層的人工智能技術研究的一方土壤。

土壤無價。人工智能於中國的改變,在這片土壤上雛形初見。

百度在AI領域的全力以赴,不僅改變了全世界AI領域對中國的看法,也極大地增強了中國AI研究者、從業者自己的信心—越是難啃的“骨頭”,越是需要中國自己的科技公司來進階產業最底層的創新與實力,從而推動中國核心技術的崛起。

這是作為“技術男”的李彥宏的初心,他已經找回。在這條迴歸的路上,有理由相信百度的誠意和決心。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於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誌、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誌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轉8088,文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