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德國走出“第五大疫情國”陰影

德國的疫情出現明顯好轉,有超過一半的感染者已經痊癒。在倫敦非盈利機構DKG近期公佈的一份疫情相關報告中,德國被認為是目前歐洲最安全、穩定的國家。

作者:特約撰稿人 王豔飛 發自德國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20-05-20
2020年4月10日,德國科隆,人們在萊茵河河堤上度過户外時光
 
  經歷了近四周的Shutdown(停擺),德國人剛剛度過了一個特殊的復活節。4月的復活節是春天到來的標誌,四處春暖花開,想必熱衷於享受大自然的德國人已經按捺不住想出門的心了。
  今年2月底,在意大利的一場大型狂歡節之後,新冠病毒在歐洲大陸迅速擴散起來。疫情當前,歐洲各國紛紛關閉了邊境,採取了不同程度的對抗措施。疫情最嚴重的意大利、西班牙,已經將封鎖措施調到最高等級,德國也視之為二戰以來遇到的最艱難的時刻。
  這次疫情對各國的考驗,是方方面面的。它不僅考驗了各國政府的應變和決策能力,也是對醫療系統承受能力的一次重大挑戰;疫情為人們的生活帶來了諸多不便,歐盟各國的經濟也正承受着前所未有的壓力。
 
  “歐洲最安全的國家”
  德國早前宣佈,將“社交隔離期”延長到4月19日。之後,是否可以考慮儘快復工?
  最近,德國的疫情出現明顯好轉,有超過一半的感染者已經痊癒,而且累計確診數“翻倍所需的天數”連續拉長,目前已經達到約17天的水平。隔離措施似乎已經開始初見成效了。
  另一方面,歐洲的經濟壓力是可以預見的。在一組民意調查中,70%的民眾表示最可怕的不是新冠病毒,而是疫情過後的經濟危機。很顯然,如果疫情得不到最快的控制,各行各業不能儘早恢復的話,一定範圍的失業潮是避免不了的。
  德國被很多人評為此次考試的“優等生”,也有人對此持反對意見,認為西方國家的傲慢與偏見,讓它們錯過了最佳的防疫窗口。而我們必須認識到一個事實,即德國的社會體系和中國有所不同,德國共有16個聯邦州,採取什麼樣的措施,大多取決於地方政府的決定;而且每個州的擴散程度不同,傳播節點也不同,貿然統一停擺,對經濟造成的損失勢必會更大,所以完全照搬中國的抗疫方法是不可取的。
  截至4月17日,德國確診138135例(數據來源: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官網),死亡4093人,死亡率僅為2.96%,而死亡率是判斷各國應對疫情的關鍵指標。直到今天,德國的醫療系統沒有出現過擠兑的狀況,甚至還接收了來自意大利、法國、荷蘭的病人,所以客觀來講,德國的表現依然是可圈可點的。
  在倫敦非盈利機構DKG(Deep Knowledge Group)近期公佈的一份基於COVID-19(新冠疾病)環境下的國家安全指數分析報告中,德國穩居第二名的位置,僅次於以色列。德國被認為是目前歐洲最安全、穩定的國家。
  這個排名主要綜合的要素,包含四個方面:隔離的效率和效果、診斷和檢測效率、危機管理和監測能力、醫療資源承受能力。
  在危機處理表現優異的國家當中,除了排在第一和第二位的以色列、德國外,還有韓國、澳大利亞和中國,分別排在第三至第五位。相反,美國並沒有出現在前40名單內,而是排在了第70位,並且出現在了“最具風險的國家”名單中,排在第二,意大利排在第一。
  人工智能和數據專家阿納斯塔西·勞特巴赫認為,這個排名非常有意義,尤其是對商業、金融業以及整個經濟發展很重要。但是,數據是隨時更新的,所以排名是存在不確定性的,如果哪個國家在疫情中做出正確或錯誤的決定,排名都會發生變化。
  回到疫情發生之初,高達60%的民眾認為政府的準備工作不足。德國政府及時調整對策,默克爾的民眾滿意度達到63%,創歷史新高。
  德國採取的是由松到嚴的漸進式抗疫法,根據疫情發展的速度和嚴重程度,在經濟和疫情之間找到平衡點,最後的結果也是相對樂觀的,並沒有發生像其他歐洲國家那樣的醫療資源擠兑。所以,我更喜歡稱其為“實用主義”抗疫。
 
  “實用主義”抗疫
  德國在疫情中都採取了哪些措施?
  首先,關閉幼兒園、學校,取消超過1000人的大型集會。
  德國在北威州和巴伐利亞州等地區發現各自第一例病人之後,僅一週時間,疫情迅速發酵擴大。3月13日,巴伐利亞州長率先下令,關閉所有幼兒園、學校以及大學,學校開始轉為在線教學。我所在的柏林市,當天上午也做出了同樣的決定。到3月19日,其他十幾個聯邦州也相繼採取了同樣的措施。德國境內的多場體育賽事等大型活動,均被取消或推遲。
  其次,默克爾發表緊急電視演講,呼籲全國上下團結抗疫,將此次危機視為二戰以來最為嚴峻的挑戰。
  基於很大一部分德國民眾此刻依然比較放鬆,歐洲時間3月18日19時15分,默克爾在德國電視二台(ZDF)發表緊急電視講話。這是她執政14年來的第一次例外,打破了每年只上電視進行新年演講的例行模式。
  默克爾在講話中表示,新冠病毒對德國的日常生活造成了很大的改變,德國也因此經受着一個全面的考驗。德國政府將採取各種措施,向全國人民保持透明的方式,會爭取多與民眾進行溝通,希望每個人能理解現在的形勢和各項要求。困難是暫時的,對人們生活的約束也是暫時的,因為形勢非常嚴峻,這是德國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所面臨的最困難時刻。
  她還宣稱,德國會投入大量人力和物力,研發對抗新冠病毒的疫苗。德國的醫療系統是世界範圍內最好的之一,如果短期內大量病人有就醫需求,德國的醫療系統依然是難以承受的。這次事關每個人,希望大家時刻保持1.5米的Social Distancing(社交距離)。接下來的發展趨勢還是未知的,德國人沒有經歷過這些,所以更要理智地採取行動,來挽救生命。
  再次,全國範圍居家隔離,禁止兩人以上的公開聚眾。逐步關閉餐飲店、商場等商業聚集場所。
  3月21日,巴伐利亞州率先在全州範圍內執行禁足。次日,默克爾宣佈在全國範圍禁止兩人以上的公開聚眾,只有核心家庭成員(同住一個屋檐下)、伴侶除外。沒有正當的理由不得外出,而如就近去超市、醫院、銀行或加油站、乘坐公共交通去上班,均屬於合法理由。
  各州貼出了不同程度的罰款條例,如曾經疫情最嚴重的北威州,凡超過兩個人聚眾,每人須認繳200歐元;聚眾燒烤,每人罰款250歐元;組織多人運動,罰款1000歐元。
  最後,擴建ICU病牀數量,模仿建造武漢的“方艙”。
  德國聯邦疾控機構—羅伯特·科赫研究所和相關專家早期已經提到,重症病牀越多,新冠病毒的患者倖存率越高。目前,德國境內的ICU病牀已經新增了1.2萬張,由原來的2.8萬張增加到了4萬張。德國計劃增加到5.6萬張,這樣才能應付可能突如其來的新增重症患者。
  柏林計劃在展覽館搭建一個有1000張重症病牀的醫院,用來隔離治療新冠病人。展覽館是現成的,只需搭建病牀即可。相關人員透露,預計在4月投入使用,但目前還未搭建完成,所以啓用時間怕是要推遲了。
 
  缺口罩,死亡率低過中國
  德國的新冠死亡率僅有2.96%,比中國的5.54%還低。
  相比之下,作為歐洲疫情感染最嚴重的幾個國家,西班牙的死亡率為10.4%,意大利更是高達13.1%,英國為13.2%,法國為12.2%。為何德國能控制到如此低?原因主要有三個方面:
  其一,德國擁有堪稱世界上最先進的醫療設備,重症監護病牀數量多。
  在疫情暴發時,全德境內就有2.8萬張重症護理病牀,是意大利的2.5倍。每1000個人可分攤6個重症病牀,且所有重症病牀都帶有呼吸機,而呼吸困難是多數新冠病毒感染者的主要症狀,所以呼吸機的數量無疑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其二,相關專家投入研究較早,檢測能力強、範圍廣。
  德國衞生官員指出,德國從一開始的檢測就比較廣泛,沒有放棄任何一例感染病人,輕症也被納入檢測範圍。德國在3月初的檢測量每天可達到7000人次,目前已經上升到每天10萬人次,專家預測4月底達到每天20萬人次的檢測力度。
  另外,在1月11日中國公佈新冠病毒基因組的序列之後,有“德國鍾南山”之稱的知名病毒學家克里斯蒂安·德羅斯滕(Christian Drosten)教授,就根據他以往的經驗,立刻提出了一套病毒檢測方案。這套方案如今在歐洲範圍內被廣泛應用。
  其三,感染的人羣相對年輕,多為輕症患者。
  德國感染者平均年齡47歲,相對年輕;很多早期病例是在奧地利滑雪、意大利參加狂歡節的過程中感染,症狀都較輕。而德國羅伯特·科赫研究所的數據表明,意大利檢測呈陽性的患者平均年齡約為63歲,也是該國患者死亡率過高的原因之一。
  至於亞洲人很看重的口罩,或許對降低感染率有效果,但沒有對死亡率產生明顯影響。
  有些華人表示,不能理解為什麼讓外國人戴口罩這麼難。在德國甚至是歐洲,戴不戴口罩一直是個有爭議的議題。東西方口罩文化的不同,使得戴口罩的意義也不一樣。
  中國近年來的霧霾問題嚴重,迫使人們已經習慣了戴口罩,甚至形成了口罩美學,年輕人已經把口罩戴出了時尚。但在歐美國家,空氣質量常年保持優質,普通人是沒有機會戴口罩的,生了病一般就被建議在家休息了;只有醫院的醫生或護士,會有佩戴口罩的需要。
  而且,專家們一直建議勤洗手,避免用手觸摸眼睛、鼻子和嘴巴,保持好1.5米安全距離;最近才開始提出口罩起到一定作用,我估計人們需要一段時間來接受。
  我觀察過身邊的德國人,目前口罩佩戴率不足1/5,但華人的口罩佩戴率接近100%。讓人不解的是,事到如今你戴着口罩走在大街上,還是有人會投來特殊的目光。
  另一個德國人不戴口罩的原因,就是在德國已經很難買到了。疫情在中國暴發時,身在海外的華人已經將口罩搶空,寄給國內的親人朋友了,加上德國並不生產口罩,基本靠從中國進口,所以才有了美國在曼谷機場抬價“截胡”德國所訂購口罩的事兒。
  經過德國政府的一番呼籲,有人也開始動手自制口罩了。有些老人看了網上的視頻,學會了用內衣做口罩。大家用到的布料、做成的形狀,也是各式各樣、千奇百怪,但管他呢,是個口罩就比沒有強。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於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誌、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誌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轉8088,文小姐。